那一刻,我怒不可遏

发布时间:2018-08-21 07:17  

作者:阔海

六年前,记得那天立春,一大早,我带着两个亲戚出发了。下午四点,我们一行从湘西南直飞渤海之滨的唐山,去当地一家大型集团公司旗下的卫浴企业工作。当飞机轰鸣着垂直跃升至万米高空时,我的耳朵钻心地痛,有种耳膜快要洞穿的感觉。运气还好,我坐在机身中央靠窗的位置,透过玻璃舷窗,机翼下一团团棉絮般的白云,在阳光的沐浴下,轻柔得曼妙无比,此情此景,我真有种想跳下去打几个滚的念头。

北方的初春寒气逼人,而且冷得让人直打哆嗦,这对于一个长期生活在南方的我来说,刚到的那段时间里,面对没有一片绿叶的萧杀风景、劲吹凛冽的北风、干燥得皮肤开裂的境况,真的,有种度日如年之感。自然环境虽然过于恶劣,但当地人,尤其手下那群青春靓丽、开朗活泼的本地女工,尤如一道雨后彩虹,实实在在地把寒意驱离得烟消云散。

我所在的车间是独立的,专为这家大型公司提供一款卫浴配件,我管理着四十几号人,工人九成以上是当地年轻女性,年龄大多在20岁左右,她们非常勤快,做事手脚格外麻利。但有一位打标师傅,却让我格外挠心。由于激光打标机是他自己买来的,放在车间专为我们的产品印LOGO,所以他承包了这一块,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我一般不予过问。

突然有一天,大伙儿正在上班,一位年龄大约30来岁的中年妇女哭哭啼啼跑来车间,向我控诉老刘的“恶行”,说要我做主,如何处理掉老刘。我马上安慰她,说一定会替她主持公道,并要求她冷静地把事情原委说出来。

原来,这位中年女性经人介绍去老刘那边上班,工资也谈好了。刚来上班的第一天,老刘说车间里暂时没事情做,让她先去老刘租住的公寓里帮忙打扫卫生。中年女于是跟随老刘来到了公寓四楼,正当她认真地弯着腰清理洗衣机的那会儿,不知怎的,也许是中年女过于丰满的身姿抑或是翘起且肥硕的臀部作祟,老刘突然淫心大发,张开双臂从后面拦腰抱住了中年女……

老刘这下捅了马蜂窝,中年女是位十分保守的传统女性,她惊恐地一把推开老刘的鹰爪,不顾一切地冲出室外。她一边哭一边跑,待她跑到我车间时,早已气喘吁吁,涕泪纵横。并说如果我不处理这事,立马回村里叫老公带人来公司讨说法。

我尽量安抚她的情绪,并立即以最快速度打开电脑,不到十来分钟,我把打印好开除老刘的“通告”贴在公司的广告栏里,并召集全厂员工开了个紧急通报会。终于,中年女情绪稍稍平复了些,我同时答应她第二天来我这边上班。

老刘被我开除后,回了山西老家,再后来,听公司里与他要好的一位员工说,失业后的老刘,竟干起了盗墓的勾当,据说还挖到了不少古董。

Copyright © 2018 沈阳前驱登设备有限公司 辽ICP备180054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