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殿堂上海大剧院的20年

发布时间:2018-09-19 22:52          

    编者按: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40年里,上海人民在中央和市委的领导下,解放思想、大胆探索、锐意进取、奋力拼搏,一往无前地展开了波澜壮阔的伟大创新实践,推动了上海历史性的变革,谱写了上海开埠以来最绚丽的发展篇章。本微信公众号推出《那些年,我们的故事——上海改革开放40年》专题,伴随上海改革开放不同阶段亲历者的讲述,共同探寻上海改革开放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艺术殿堂上海大剧院的20年

口述:乐胜利  钱世锦      整理:潘新华

口述者简介

乐胜利简介:1945 年生,高级经济师。政协上海市第九届、第十届委员。历任上海大剧院总经理,上海音乐厅总经理,上海文化广场总经理。著有《乐在其中——我在上海大剧院十二年》等。

钱世锦简介:1942 年生,上海音乐学院小提琴演奏专业毕业,国家二级演奏员。历任上海芭蕾舞团管弦乐队演奏员,上海交响乐团艺术室主任、团长助理、总经理,上海对外文化交流公司副总经理,上海大剧院副总经理、艺术总监、艺术顾问等。著有《世界著名芭蕾舞剧欣赏》《芭蕾欣赏十八讲》《走进上海大剧院》《大剧院台前幕后》《芭蕾音乐剧经典选读》《剧院管理实务十六讲》等。

位于人民广场西侧的上海大剧院成为美轮美奂的艺术殿堂

      20 年前,在上海人民广场西北侧,诞生了一座美轮美奂的“水晶宫”——上海大剧院。自1998 年8 月27 日上海大剧院建成首演后,这一艺术殿堂已经成为上海改革开放以来文化事业建设的重要成果和鲜明标志,成为上海国际文化大都市的象征和品牌之一。作为上海大剧院建设的亲历者,20 年来,有多少真实难忘的故事一直让我们回味无穷!

国际大都市需要一流大剧院

      1994 年2 月15 日下午2 时,上海大剧院筹建指挥部在锦江饭店举行的上海大剧院设计国际招标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在人民广场西侧要建设一座上海大剧院,由上海东方明珠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乐胜利担任上海大剧院建设总指挥。随后我们宣布设计方案采用国际招标。是的,没有上海市委、市政府的决策和引领,就不会留下许多被历史记住的新建文化设施,我们不过是实践者。

      上海以前缺少国际一流的文化场所设施,往往不能胜任一些具有国际水准的演出任务,让我们时常面临狼狈尴尬的窘况。

      1993 年,美国费城交响乐团来上海演出,但当时上海找不到一个可以容纳百位交响乐演奏员的合适舞台,只好选择了上海体育馆。记得当时陪同他们的演出经理去体育馆看“场子”,显然,那里的硬件条件是达不到要求的,我们只好强调体育馆可容纳的人数众多。演出那天,6000 多张票一售而空。乐团指挥在演出结束后说:“没想到上海的观众对交响乐这么热爱。这也是我们费城交响乐团演出以来,观众最多的一个场次。”指挥实际上是婉转地批评我们。因为国际一流的交响乐团从来都是在音乐厅或歌剧院里演出,几乎从来不会在体育馆里表演。

1994年秋,钱世锦与小提琴演奏家帕尔曼在上海虹桥机场合影

      1994 年,以色列爱乐乐团来上海,祖宾·梅塔和帕尔曼能来演出,我们非常激动。上海当时比较好的演出场所就是延安中路上的音乐厅和波特曼酒店里的商城剧院,但对方觉得都太小。唯一还可选择的地方就是福州路210 号的市府礼堂了。我们带着他们去看市府礼堂。那个礼堂当时已经闭门失修。舞台的休息室仅有两间。特别是进入后台一侧没有能让帕尔曼的轮椅通行的坡道,更要命的是没有两位大师的化妆间。按国际惯例,这些大师都必须有自己单独的化妆间,我们只好与市府礼堂的工作人员商量,腾出办公室用房,并用屏风围成一个空间,作为帕尔曼和梅塔的休息室。看得出来小提琴家对此很不满意。在演出结束后的酒会上,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家帕尔曼终于耐不住了,对分管市领导说了一句让我们终生难忘的话:“上海有世界上最好的听众,但是也有世界上最差的剧场!”分管市领导听后点头笑着对他说:“是的,但我们上海已经开始在建造一座新的剧院!”

      确实如此,上海大剧院已经在1994 年9 月开工了。2002 年8 月23 日,帕尔曼再次来到上海,在大剧院举行协奏曲音乐会。演出成功后,听众报以长达15 分钟的热烈掌声。帕尔曼动情地说:“没有想到你们是如此重视我当年说过的那句玩笑话!”那一年,他还带来帕尔曼音乐学院的12 位老师和30 多名学生,加上已经通过录音而录取的60 多名中国学生,与上海音乐学院一起开设大师班。帕尔曼愉快地在上海逗留了三个星期。

美轮美奂“水晶宫”

上海大剧院夜景宛如灯光璀璨的“水晶宫”

      建设一座全新的大剧院,它的外形设计至关重要。在大剧院设计国际征集方案新闻发布会召开后,当年4 月21 日到23 日,召开由上海、北京、广州、南京、香港等地资深建筑与规划专家组成的方案评审委员会会议。法国、日本、加拿大、美国等十多个国家的设计师参加竞标。法国设计师夏邦杰说:“上海是一个极富魅力的城市,无人能够拒绝。”6 月6 日,举行设计评选结果新闻发布会。法国夏邦杰建筑设计事务所的07 号方案从13 个方案中遴选中标。

这一方案的成功创意在于确定了用音符串织而成的水晶宫殿形象。它的设计理念就是一个开放的宫殿,它是都市风景的延续和凝固。

设计方案既定,建筑施工全面展开。1994 年2 月起,我们和大剧院的所有建设者们一起,怀着“为上海人民争光,对子孙后代负责”的信念,全身心地投入筹建工作。在两个月时间里,原址上的18 个单位全部动迁。当年9 月28 日,第一根桩深深地打入了38 米的地下。此后整整四年时间,人民广场西侧的这块黄金地块变成一片热火朝天的大工地。

上海大剧院是当时世界公认的工程技术难度最大的建筑之一,专业技术要求相当严格。大剧院的弧形屋顶,是一个6075 吨钢结构的庞然大物。我们到同济大学、上海材料研究所等高校、科研单位,请专家集体攻关;并请宝钢炼特种钢,到上钢三厂要求轧制特种钢材,请江南造船(集团)公司制作钢屋架。江南造船厂集中了100 多位焊接高手,在现场摆开龙门阵。晚间人民广场100 多台焊接机飞溅着灿烂焊花,极为壮观。

大剧院建设团队的每个成员充满激情,每天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一批懂专业、文化层次高、富有奉献精神的人,以及普通的建筑民工都走到一起来,建设心目中美轮美奂的“水晶宫”。建设者们无私拼搏。有两位工程师甚至最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张钦奂工程师突发脑溢血,倒在堆满图纸的桌子上;祝秀英工程师发现癌症仅两周就辞世,什么遗言都没有留下,留下的是设计桌上的图纸。

1998 年8 月27 日,上海大剧院开业首演。首演之前,市领导主持《艺术女神》揭幕仪式。只见大剧院大堂迎面墙壁上,巨幅壁画中两位端庄秀美的白衣东方少女款款走来。其中一位怀抱琴弦,举手向古代艺术之神虔诚膜拜,展示悠久的中华文化,身旁是一朵朵上海市花白玉兰;另一位双臂前举,昂首凝视,充满希望,迎接海外文化经典的到来。著名艺术家丁绍光先生创作的这一巨幅壁画寓意深远,布局高雅,以红色为基调,兼具民族性和现代感,为上海大剧院的建成竣工,迎来自己的“艺术女神”。

1998年8月27日-31日中央芭蕾舞团在上海大剧院开业首演《天鹅湖》

上海大剧院总投资12 亿元人民币,总建筑面积64000 平方米,总高度40 米。“水晶宫”的建筑英姿,挺拔壮观而秀美华丽,从此成为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崭新文化地标。

当《猫》遭遇“非典”

      2003 年,音乐剧《猫》在上海大剧院刚刚上演两周,“非典”来袭且形势越来越严重,许多剧场基本都停演了。但《猫》半年前已宣传出票,外地观众买了票;演出中有演奏者是我们请的高校学生,学校不允许学生外出。继续演出还是停演?若停演,剧院损失巨大,因为与英国韦伯公司签订了《猫》与《剧院魅影》“一揽子计划”,对方要求如果要演出《剧院魅影》必须先演《猫》,《猫》的停演意味着《剧院魅影》可能无法再引进;若不停演,观众、演员的安全如何保障。我们征求英国公司的意见,对方回答:“哪怕只有一位观众,我们也不会停止演出……希望《猫》的演出能够给这个处在疫情中的城市带来久违的欢乐。”外方演员的敬业与对上海的热爱,给我们以巨大信心。就在这冰冷无情的疫情面前,对艺术的梦想、责任和使命,反而再次唤醒了我们。大剧院决定继续演出。

2003年5月11日,音乐剧《猫》在中国首演成功,53场连续演出结束后全体演职员和上海大剧院工作人员合影

      《猫》不停演,也意味着剧院要承担所有风险和责任,我们立即兵分几路来保障演出顺利安全地进行。一是办理临时退票。二是加强剧院的消毒工作,及时向公众公布。三是保证中外演员身体情况安全,每天要提交情况报告等。《猫》的演出最后顺利完成,上座率达86% 。当时剧院工作人员都不戴口罩,大家毫无怨言,守望相助,坚守岗位,确保观众目光视线里的“舞台魅影”动人心魄,确保艺术梦幻演绎成功。

观众的文明习惯和艺术素养有明显变化

      大剧院建成之初,不少观众看演出的时候,衣着举止比较随便,缺乏一定的艺术素养。座位上翻动塑料袋的声音常常影响欣赏者的心情。迟到只能“幕间入场”,有的观众开始也不理解,甚至发生争执。演出中任意拍摄,闪光灯瞬间频频亮起。有一次,为不影响其他观众,为制止并督看一个偷拍观众,服务员在他的座位旁长跪一个半小时。

      2000 年2 月26 日,市政协委员、演员秦怡来到大剧院演出。演出开始前,她听到剧场扩音器里广播注意事项:“演出过程中请观众不要随意走动,不要大声讲话,不要吸烟……”秦怡惊讶不已,在文明高雅的艺术殿堂,怎么还要反复宣告这些东西?!她在政协会议上发言,《新民晚报》作了报道,呼吁观众提高文明水平。

      如今,观众的文明习惯和艺术素养有了明显的变化。他们往往事先整理好塑料马甲袋,以免发出噪声;手机静音;禁用闪光灯。观众对高雅艺术的欣赏水平不断提高、情趣更加高雅。

“你去过上海大剧院吗?”——这是20 年前大剧院建成首演后,许多上海人见面时的常用语。

“最近你到上海大剧院看演出吗?”——20 年后,更多的上海人乃至长三角观众用这句话开始微信聊天。

到大剧院欣赏一流的艺术演出,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观众的文化新需求。大剧院建成3 周年时,《新民晚报》举办征文“走进大剧院”。短短一个月时间,就收到300 多篇征文稿,市民观众用真实而感人的文字,记录下他们与大剧院的情怀。其中一位观众自费购票8 次,前来观演。本市田林地区的1000 多名居民在2000 年7 月22 日自掏腰包,花了14 万元包下大剧院,请上海广播交响乐团作专场演出。

“节目精些,精些,再精些;票价低些,低些,再低些;才会有观众多些,多些,再多些。”为了照顾各层面的观众,大剧院除了设定相当数量的低价票外,还规定每场演出都拿出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公益票,票价仅约80 元。2004 年《剧院魅影》上演时,大剧院破天荒地把票价分成20 档。从最低票100 元到普通票的最高票价800 元,演出场次也分设平时夜场、周末夜场、周末下午场,从而把原来平均560 元的票价下降到380 元,这样可让更多的观众欣赏到世界经典节目的演出。我们还设立了会员制,观众只要一次性购票满300 元,就能成为会员,就可以更早选座、更长预留、更高折扣。

2007年7月6日-8月2日上海大剧院演出音乐剧《妈妈咪呀》,2006年7月18日-10月8日《狮子王》,2004年12月18日-2005年3月13日《剧院魅影》

城市文化软实力的集中体现

      上海大剧院坚持“名家、名团、名作”的节目特色,对标国际著名的艺术剧院,其中包括莫斯科大剧院、巴黎国家歌剧院、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等,双方交流协作,不断提升上海大剧院的文化品质。我们在与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加拿大蒙特利尔艺术广场等建立了合作关系后,又与巴黎国家歌剧院结成姐妹剧院。大剧院的品牌剧目也多次“走出去”。舞剧《金舞银饰》、新编越剧《红楼梦》、京剧《中国贵妃》等带有浓郁中国色彩的艺术,被输送到国外,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

《天鹅湖》演出说明书

《阿依达》演出说明书

      在国内文化演出单位中,上海大剧院率先获得国际质量管理认证。“节目为龙头,市场为导向”。不送票,是大剧院成立以后上海市委、市政府立的规矩。所谓的不送票,也不是真的不送,而是说一定要有人埋单。我们都讲清楚,谁请客,谁埋单。电脑里每一张票的去处都是很清楚的,谁签字都很清楚,到时候结账。大剧院建成后,在管理上以不赠送一张票、不要国家补贴而闻名全国。这一文化演艺管理的先河在国内观演事业中赢得了好的口碑。

大剧院,往往代表一座城市的文化软实力。上海大剧院已经成为上海城市形象的标志之一。众多国际性艺术活动都把大剧院定为重要首选的交流平台。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艺术节、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马林斯基音乐节、法国文化年、意大利文化年、德国文化周、圣彼得堡文化周等都曾在此举办。大剧院20 年的发展,见证了文化产业从青涩走向成熟,见证了都市文脉的传承与创新。

20 年前,上海在全国率先建成大剧院,它的品牌创立极其艰辛,品牌辉煌来之不易。20 年的历程,犹如在演奏大气磅礴、乐章华丽的交响曲。沉淀着无数观众殷殷的情感寄托,传递着上海城市的文化体温。

      文章版权归上海市档案局(馆)和上海老新闻工作者协会所有

网宣达人

Copyright © 2018 沈阳前驱登设备有限公司 辽ICP备18005423号